一棹春风

自耕地,有事请私信

[叶周]非诚勿扰(05)

原创人物出没注意


05. 


职业选手每天都要在电脑前坐好几个钟头,脖颈有些毛病是常态,平时战队的队医也会提醒选手休息的时候多活动颈椎,周泽楷向来恪守医嘱,保养得不错,打了十多年比赛也没有落下什么职业病。不幸在国家队出征前拍宣传片时,摄影师非常中意枪王扶着脖子羞涩微笑的模样,让周泽楷保持这个姿势一顿猛拍。宣传照发布后,轮回收到了热心粉丝寄来的各色药枕,牵引器,治疗仪,等等等等。周泽楷慷慨地把这些全送人了,战队队员,经理,老板,公会高层人手一份,连训练营的优秀新生也有队长的特别奖励。


在这方面经验格外丰富的周泽楷一眼就认出了叶修手中的治疗仪是什么牌子的。通常情况下,他更喜欢用动作代替语言,比如用摇头代替一个生硬的“不”,不过现在情况特殊,点头和摇头都变成了酷刑,周泽楷只好艰难地开口:“……谢谢,不用了。”


叶修从善如流地拔掉电源,把治疗仪收进盒子里:“那我帮你按按?”


周泽楷依言坐下,叶修拨开他颈后的头发,底下的皮肤因为常年免受阳光的照射而格外白皙,和露在外边的一截有泾渭分明的分界线。他刚把手指放上去,周泽楷立刻敏感地一缩,叶修又听到了他疼痛的抽气声。


“痛吗?”


“痒……”


叶修强硬地固定住他的下巴:“别乱动。”


“很痒。”


“这样呢?”叶修手劲挺大,难为周泽楷还强忍着没动弹。他的脑袋安安分分地搁在叶修的手中,沉甸甸的,非常暖和。他想起昨天晚上在沙发上醒来时,周泽楷的头也是这样靠着他的肩膀。稍微挪动麻木的胳膊,冷风从两人中间灌进来,叶修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才察觉到房子的暖气机已经停止运转了。


叶修揉了一会,觉得手有点麻了才放开。


“感觉好点吗?”


“……嗯。”


周泽楷的含糊回答也许只是客气的敷衍,但叶修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他把先前撂在一边的盒子拿过来,诚恳地递过去:“上次我去联盟,刚好碰上医药公司的销售来宣讲,往每个人兜里塞了一个。我也没用上,这个就先送你吧?”


    


周泽楷下午还有课,叶修本来想留他吃午饭,也只得作罢。他拿着治疗仪回家,先给球队队长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有变,今晚可能没法去训练了,然后洗了个澡,把带着酒气的衣服都换下。他擦着湿淋淋的头发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眼角余光看到桌上的手机的提示灯闪烁。是一条来自陌生人的短信,他对屏幕上的数字组合毫无印象,发信人的语气却非常自来熟:“到家了吧?昨晚真对不住了,改天请你吃饭。”


周泽楷笑了笑,回道:“谢谢招待。”


他把号码存入通讯录,在名字一栏写下“叶修”,想了想,把这个号码添到了“好友”群组中。


    


周泽楷吃完晚饭已经快六点了,走出食堂,夕阳西沉,金红满天,归巢的飞鸟掠过黑色的树影投向远方,路上都是下课准备回寝室的学生,熙熙攘攘,相当热闹。他拎着书包去了篮球场,队友正在打3VS3的斗牛,队长马懿庭拿着球从三分线外冲进来,脚下几步晃过两个拦截的队手,轻松将篮球扣进筐内,场内场外一片欢呼。


班长一眼看到了人群之外的周泽楷,挥手和他打招呼:“小周,你也来了!怎么不上场?”


周泽楷指脖子:“……痛。”


马懿庭走过来问了两句,最后说:“多休息,争取早点归队。”又对还在伸长脖子张望的其他队员说:“下一轮!”


周泽楷一开始被拉来凑数的时候,对打篮球的热情并不高,但他生性认真,既然要打比赛,那就得尽力做好。他网购了一套篮球指套,每次打球之前都戴上,打完之后还会做一套手操,放松肌肉,再辅以一些简单的基础训练。现在指套就放在书包里,周泽楷却只能坐在操场旁老实做围观党,就像每周在网上看轮回的比赛时一样,羡慕与失落的情绪混杂在一起,难以辨清。


“小周?”


身边一个女生突然出声,周泽楷没法扭头,只能整个人都转了过去,在旁人看来,反倒像是他在特别殷勤地搭话似的。女生大方的自我介绍:“你好,我叫李林茹,是你的粉丝。”


“哦……谢谢。”


“可以握个手吗?”


周泽楷伸出手,李林茹轻轻抓住晃了晃,又笑道:“没想到真人比电视上还闷呢!”


松开手,李林茹没有再提别的要求,周泽楷也松了一口气。


他的女粉丝众多,参加活动时提出拥抱一下也是很常见的事情,但周泽楷抱了多少次,还是像刚出道时那样容易害羞。


他退役的消息刚传出来时,曾有不少演艺公司抛来橄榄枝,经理建议他考虑向娱乐圈发展,却都被他一一拒绝了。老板曾关怀地问他:“小周,退役后打算做什么呀?”


周泽楷的回答是:“不知道。”


练习赛结束,一众队员解散,周泽楷也拎起书包准备回家。一个同班的队友追上他:“小周,你刚才和李林茹说什么呢?”


周泽楷怔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谁:“……没什么。”


队友支吾了一会,压低声音说:“她比咱们高一级,是外语学院的系花,挺有名的。据说队长在玩暗恋,追的就是她。”


周泽楷这才明白马懿庭临走前的那一眼是怎么回事,但这事从头到尾就是个乌龙,也没什么好解释的。队友却误会了他的沉默,紧张(而且带着八卦的兴奋)地说:“难道你也喜欢她?”


周泽楷断然否决:“没有。”


队友松了口气:“那就好。都是兄弟,犯不着为这种事闹得不开心。”


周泽楷头一次碰上这种情况,尴尬地应了一声“嗯”。队友知趣地转移话题:“你晚上还打副本吗?”


“痛,没法打。”


“哦,那你早点休息,没事就按摩两下,很快就能好了。”


周泽楷下意识地抬手按住侧颈,他想起上午叶修在他颈后按揉的时候酸胀带着些痛痒的感觉。叶修的手掌不大,手劲却不小,稳稳地托着周泽楷的下颌,掌心干燥而暖和。


他曾以这双手操作斗神横扫联盟,取下三连冠的伟业,后来又带着散人王者归来,第四次捧起冠军的奖杯。现在,这双手还会像从前那样稳定可靠吗?


他突然很想和叶修PK一场。


评论(14)

热度(197)

©一棹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