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棹春风

自耕地,有事请私信

[叶周]AI(01)

 生命不息挖坑不止_(:з」∠)_

请看完警告再决定要不要往下阅读

 

1.如题,是一个打着人工智能的幌子谈恋爱的故事

2.部分设定与剧情参考英剧《真实的人类》,具体写到时会注明

3.老叶的真实身份并不是那啥用机器人,伪装的理由后文会有解释

——————

01.

周泽楷撕下胶带,打开快递盒,吓了一跳。一开始他以为盒子里躺着一个人,但再仔细一看,那不是人,而是高度模仿人类外形,几可以假乱真的机器人,并且毋庸置疑,是一位“男性”机器人。

在过去的十多年里,机器人外观的过度拟人化一直广受诟病。对此持反对意见的人认为,在丰富的想象力与发达的移情作用的影响下,许多人会在一个具有人类外形的机器身上倾注多余的感情,维系人类社会结构的伦理道德将遭受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某某男性/女性想要机器人结婚、夫妻因为机器人产生矛盾终致家庭破裂一类的社会新闻层出不穷,离婚率逐年走高,生育率呈断崖式下降,为他们的观点提供了有力的佐证。三年前,政府通过一项法案,禁止商家贩售外形具有明显性别特征的家政机器人,因此如今市面上的机器人大多圆滚滚的,憨态可掬,短手短脚,底下还带滚轮。周泽楷原先在网上订购的家政机器人就是模仿几十年前经典卡通形象哆啦A梦的热销款,哪想送来的实物却与购物网上的宣传照大不一样。

送错了?

周泽楷疑惑地打量着盒子里的机器人。

它——他——有亚洲人一样黄色的皮肤、黑色的短发,五官端正,手脚齐全,肩膀的皮肤上刻着一列数字xx1997-05-29,数字尾端有一个圆形的印章(据《机器人管理条例》第十七条,所有机器人应当在显眼的地方标注特殊字体的编码)。赤裸的机器人紧闭着眼睛(周泽楷猜测那双眼睛可能也是黑色的),平躺在长方形的快递盒里,就像睡熟了一样。他的双手交叉放在平坦的胸脯上,双腿并拢,蛰伏于毛发里的器官尺寸可观。

周泽楷看了一眼,迅速移开目光。

在声势浩大的机器人去性别化大潮里,只有一种机器人得以幸免,被允许在外观上保留其性别特征,商家甚至往往故意夸张尺寸以做重点强调。

性爱机器人,换一种说法,就是高级点的充气娃娃。

也许是为用户隐私着想,快递单上边没有填上真实的商品名称。周泽楷在盒子里摸索好一会儿,从缓冲用的厚泡沫垫底下找出说明书,封面上边写着:RYXX007性爱机器人V1.0。

他叹了口气,心想,果然是这样。

过去周泽楷也曾在某些小电影里看到过这样的机器人(女),男性外观的性爱机器人倒还是头一回亲眼见着。眼前的机器人与周泽楷身材相仿,外边风雨连天,室内光线太差,他的皮肤显得苍白无血色。周泽楷轻轻地碰了碰机器人的手指,冷冰冰的,没有温度,但手背的皮肤摸上去光滑细腻,与真人无异,皮肤底下甚至能看到分叉的静脉血管,里边流淌的不是鲜血,而是导电用的电解质溶液。

他打开说明书,前两页全是黑体加粗的安全警告,但旺盛的好奇心最终压倒了其他的顾虑,周泽楷犹豫片刻,照上边的开机指令念道:“葡萄,酒,夜光杯,琵琶,马,沙场……”

盒子里传来一声轻响,机器人睁开了双眼。随后他坐了起来,准确地来说,是上半身直挺挺地以髂前上棘连线为轴旋转了90度,接着屈起双腿,原本覆盖在他身上的透明塑料纸折叠起来,堆在小腹前边遮住了关键部位,手搁在膝盖上,也许是因为周泽楷对机器人带着先入为主的偏见,他觉得机器人的动作、坐姿与神态都与人类有点微妙的差别。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奇妙的机器人,心脏跳得很快,胸腔里就像放着一面鼓,敲得又急又重。

机器人稍稍转动脖子,左右看了看,眼珠转动半周,最终盯住周泽楷的面孔,露出一个“欢迎光临”式的友善笑容。那是一个相当标准的微笑,露出不多不少八颗牙齿,看上去仿佛刻意殷勤,又带着机械化的冷漠。他开口说话,声音很平稳:“您好,现在进入设置模式,准备绑定主用户。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周泽楷一时让他问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呃……”

机器人等了两分钟(一百二十秒,没有半点误差),又重复问道:“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周泽楷试探地问:“可以不绑定吗?”

机器人轻快地回答道:“当然。用户拒绝绑定,请问您是否要选择试用模式?”

“试用?”

“试用模式最长可持续三天,在这段时间里,您可以体验本产品大部分功能。”

周泽楷并不想体验“大部分功能”,他只想和这位高度仿真的机器人聊一聊,说会儿话。现在他面临着两个选择:一,立刻关掉机器人,联系商家退货,将他送走;二,抓住难得的机会,偷偷地“试用”一会儿,但这样一来,将来退货时就得向客服解释机器人的“记忆”里为什么会有异常的使用记录,商家也许会以此为由拒绝退换。

他想了会儿,心底的天平迅速向后者倾斜。周泽楷点头表示应许,机器人用念广播似的腔调宣布道:“已进入试用模式。”

说完,机器人闭上眼睛,过了三十秒才睁开。

明明是同样一张脸,周泽楷却觉得他看上去与先前相比大不相同了,就像古老传说里画家终于为石壁上的龙点上了眼睛,机器人忽然变得更像一个“人”了。他换了个姿势,原先挺直的背放松地向前弓着,看上去有些驼背,一只手慢慢地、有节奏地拍着膝盖,仿佛在思索什么:“现在你想做什么呢?”

(他的眼睛确实是黑色的。)

周泽楷让他盯得有些紧张,说话也慢了一拍:“嗯……聊天?”

“聊天可以增进感情,加深了解,培养默契,为我们将来和谐愉快的性生活着想,是个不错的开头方式。你想聊什么?”

周泽楷默念着“他是机器人、他是机器人”,回答道:“什么都行。”

机器人眨了眨眼,大约是没料到这样的回答,疑惑地反问:“什么都行?”

点头。

机器人皱着眉,露出为难的神情,他想了会儿,最后叹了口气:“那就从自我介绍开始吧!你叫什么名字?”

周泽楷看着他表情变来变去的样子,有些好笑:“我叫周泽楷。”他用手指在地板上画出几个字的形状,反问道:“你有名字吗?”

“在正常模式下,我们是由主用户命名的,但在试用模式下,就让系统随机选字取名了,我现在叫叶修。”

“哪两个字?”

“叶修的叶,叶修的修。”

周泽楷呆了片刻才想到,机器人——叶修——正在和他开玩笑:“机器人也会开玩笑?”

叶修指了指太阳穴的位置:“我系统里存着一本《超级聊天学》,这可是书里的老梗了。”

“哦……”

“你相信啦?太容易受骗了吧。”

周泽楷大吃一惊:“你能说谎吗?”

“情侣间的谎言有时候也是一种情趣,所以在不违反机器人三大法则的前提下,我可以讲一些假话。倒是你,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怎么单纯得像机器人一样?”

“……”

人类与机器人无语地大眼看小眼看了一会儿,叶修忽然说:“你长得很好看。”

周泽楷给他吓了一跳,耳根发起烫来,他向来腼腆,容易脸红,但随后很快又反应过来:“这也是情趣吗?”

叶修笑着说:“这是千真万确的大实话。”

评论(56)

热度(252)

©一棹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