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棹春风

自耕地,有事请私信

[叶周]概率论(06-07完)

ABO,校园背景,双A,私设多。

前文:01-03 04-05

写完啦!

06.

信息量太大,叶修一时脑筋卡壳,转不过弯来,需要缓一缓。

他坐在注射室里打点滴的时候,耳朵边上嗡嗡直响,来回都是周泽楷那句话,在脑子里将周泽楷说的每一个字翻来覆去地嚼了一遍,最后得出结论。

有戏。

周泽楷就坐在他左手边的空座上,埋头只顾玩手机,屏幕上企鹅乱飞,将嘲讽脸的红狐狸撞得七零八落。他的表情特别专注,无端带着一股杀气,仿佛将狐狸当成了某个人似的。

叶修清了清嗓子,问:“这是什么游戏?”

周泽楷手一抖,企鹅偏离原定路线,骨碌碌滚下山坡,分数不足,GAME OVER。他终于肯抬起眼睛,回答道:“《愤怒的企鹅》。”[注]

“好玩吗?”

两个人说着游戏,实际上谁也没朝手机看一眼。工作日的下午,注射室里没几个人,都靠在椅子上昏昏欲睡,叶修和周泽楷说话的声音很低,近乎于耳语,无端带着一股特别亲昵的味道。

周泽楷还穿着叶修的外套,室内的空调开得很高,他的耳根很红,而且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有句俗套的老话叫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正适合眼下的情况,叶修将点滴往上推了一点,抑制剂顺着软管一滴滴流入静脉,血液中信息素水平很快降了下去。点滴的流速太快,手背很冰,他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手心里全是汗。

周泽楷将手机塞给他:“你要玩吗?”

“我这边还打着点滴呢,单手也能操作吗?”

“我给你扶着。”

两个人都看着同一块小小的屏幕,脑袋几乎挨在一起了。叶修嗅到外套上残留的信息素的味道,又想到刚才发生的事:“小周,你闻不到我的信息素的味道?”

“气味……不明显。”

“你对信息素钝感么?”

周泽楷摇头:“平时能闻到,只有你……”

叶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运气能有这么好,但现在周泽楷那张英俊的面孔就在跟前,一双乌黑的眼珠里倒映着叶修有点慌张、又满含着期待的面孔,认真地重复道:“只有你。”

这下,就算叶修再迟钝也明白周泽楷的意思了。

在人群中,ALPHA是少数,喜欢ALPHA的ALPHA是少数中的少数,两个ALPHA相爱的几率更加微乎其微,约等于火星脱离轨道,一头撞上地球。

但是数学上的常识告诉我们,就算是零概率事件,也是有可能发生的。

过去叶修没抱那个指望,将周泽楷不对劲的种种举动全都归因于他生性腼腆,容易害羞,但自打周泽楷将话挑明后,叶修的心思重新活络起来,就像有人将他眼前的世界重新擦洗了一遍似的,对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有了新的解释,过去因为疏忽大意遗漏的点点细节,都成了这一刻的伏笔,种种暗示草灰蛇线,指向同一个答案。

但现在没时间让他仔细回味过去了,因为周泽楷很快反问道:“你呢?”

叶修呆了片刻,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很大,注射室里打瞌睡的病人给他惊醒了,奇怪地看着两个人。叶修毫不在意,用空余的右手按上周泽楷的脑袋,使劲揉乱了他的头发:“真是傻瓜!”

07.

当晚周泽楷没有回宿舍睡觉。快到半夜时热心的室友打电话来:“你在哪儿呢?快到12点了,过了门禁的点还不回来,当心挨阿姨的骂啊。”

“今晚上住外边。”

室友敏锐地嗅到了JQ的气味:“哟,有伴啊?男的女的,ALPHA还是OMEGA?”

周泽楷还没来得及回答,叶修将他的手机抢了过来:“小周在我这儿呢,今晚游戏有活动,我要通宵,叫上他一起玩,明早就把人放回去。”

R大ALPHA稀少,又同住一栋宿舍楼里,平时进进出出的,就算不认识,也能混上个眼熟,更何况叶修曾经还是学生会主席,校园风云人物,认识他的人远比不认识他的人多,室友一听声音,也认出来了:“哦,是叶神啊,你们好好玩,不打扰了。”

叶修和周泽楷都是ALPHA,两个孤A寡A共处一室能干什么呢?室友打消了八卦的念头,讪讪地挂掉电话。

实在图样图森破。

周泽楷利落地关了机,将手机扔到一旁,忍着笑说:“打游戏?”

“要不你想干什么呢?”叶修缩进被子,“你今天可别招我啊,发情期没过,万一信息素上头了忍不住,下手没个轻重,到时候可让你好看。”

“我又不会怀孕。”

“说好的腼腆害羞不爱说话呢?你OOC了你造吗?”

周泽楷闷闷地笑起来,黑暗里叶修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到棉被下肩膀抖动的样子。叶修的手指在周泽楷的鬓边摸索着,他的耳朵与预料中一样很烫。周泽楷抓住他的手,摸上手背的针孔:“抑制剂有效吗?”

叶修老实地回答:“医生说了,信息素水平受心理影响太大。有你在这儿,不怎么管用。”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问:“什么时候开始的?”他的声音放低:“你,你……”

叶修故意逗他:“我怎么了?”

周泽楷不吭声了,叶修笑了笑,回答:“你想问我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让我想想,应该算是——一见钟情吧。”

周泽楷无语半晌,叶修还以为他给自己感动到说不出话来了,没想到却听周泽楷说:“……那时我才五岁吧?”

叶修哭笑不得,往他脑袋上轻轻一拍:“想什么呢!我是说你刚来上大学那会儿。”

周泽楷小声嘀咕:“那么早……”

“要不你以为我为什么要那么积极当你们班的助教啊?”叶修追问道:“那你呢?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周泽楷很久没有说话,叶修没有催促,耐心地等待着。等了很久,直到叶修以为周泽楷已经睡着了,才听到他的回答。

“和你一样。”

叶修原本以为晚上会睡不着,没想到和周泽楷互道晚安后,闭上眼,很快就坠入了梦乡。

他梦到了一年前的事。

母亲给他打了个电话,说是他的表弟周泽楷快到学校了,让他去车站接人。叶修想了很久,才将这位难得一见的远亲的名字和脸对上号。眉清目秀,不爱说话,安静内向,一到人多的地方就爱往角落里钻,这就是周泽楷给叶修的全部印象了。

叶修心不甘情不愿地顶着酷暑骄阳出门,到车站时已经汗流浃背。他算着周泽楷的列车还要过一会儿才到,抓紧时间溜进车站旁的甜品站买了一杯冷饮。但叶修没想到,甜品站里收银的机器出了点问题,这一排队就是半个钟头。他好不容易才买到,付了款,拎着两杯饮料火急火燎地往出站口的方向赶。

列车刚到,出站口人潮涌动,出站的旅客,接人的亲属全都挤在狭窄的通道两旁,远远望去黑压压的全是脑袋。

叶修已经两年多没见过这位小表弟了,原以为要花点功夫才能找着人,但他还没走到通道,远远地隔着人群,一眼就看到了周泽楷。

和两年前相比,周泽楷长高了很多,大概已经超过叶修了。他背着鼓鼓囊囊的书包,手里还拎着一只半人高的行李箱,身板挺拔,肩膀宽阔,他原本带着一顶鸭舌帽,也许是因为有点热,摘了下来,头发给帽子压得有点乱,汗湿的鬓角贴在微红的脸颊上。他站在人群里茫然地左右顾盼,直到看到叶修,乌黑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露出一个腼腆的微笑。

就在他们目光相遇的那一刻,奇迹悄无声息地降临了。

END

注:来自蘑菇的图,地址:

       好想玩这个游戏!!

评论(29)

热度(180)

©一棹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