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棹春风

自耕地,有事请私信

两大无猜

谢谢南南的G文~就算你揭穿了我的险恶用心也要强行蹭一句,小周生日快乐~

Cheyenne:

叶修x周泽楷


写给 @一棹春风 的非诚勿扰的G

果冻说今天可以放粗来,然后她转载,就当成是她的生贺文的份了¬_¬

写的渣渣的,希望买了本子的姑娘们不要嫌弃我T^T


============================================


叶修搭的那一班飞机不巧晚点,落地到S市时候外面天已经黑得彻底。周泽楷原本说要来接他,叶修劝了两句,说犯不着在下班高峰期出来堵在路上受罪,还不如他自己坐地铁来的方便。

“说不定你还挤在半路上恨不得找个人一起在紧急车道上打一场羽毛球,我已经到你家楼下了。”他那时候是这么说的。

周泽楷也就没再坚持。结果天公不作美,叶修这回是足足在首都机场枯坐了两个小时。这会儿好容易终于安全落地,周泽楷的短信追了两条过来,无外乎是问他下飞机没有。

叶修取行李时候回了一个电话过去,原本还想着确认一下地铁线路,结果这回没能争过周泽楷,说是人都到机场了。叶修临上飞机前还嘱托过他让他和周家父母打个招呼不用等他一道吃晚饭了。周泽楷乖乖应下来,也是真的没等。没曾想吃了饭算着时间就直接过来了。

他有时会觉得周泽楷实际上是非常顽固的人,与他温和的表象相差甚远。但这也仅仅是他性格里一个无伤大雅的小部分。叶修喜欢的部分。

他拖着行李往停车场过去。叶修这次带了个大号的箱子,换洗衣服装了几套,剩下全是叶秋和他妈妈给他置办的土产,说是第一次正式上门总要隆重点。他临出门前还被耳提面命了一番,无外乎是让他老实一点,即使被为难了也不要当做是在家里。

“讲话态度好一点知不知道?”叶母把焦虑直写在脸上。惹得叶修在心里苦笑,这可是终身大事,他哪里会儿戏。自己亲妈简直是把他妖魔化了。

 

 

这一回是周家妈妈过生日,适逢又挨上有假期,叶修合计了一下说是总该正式上门见一见家长了。周泽楷早他几天回了家去。原本是想一道走的,只叶修临时有些事脱不开身。走那天叶修把人送到机场,看周泽楷欲言又止了半天就是说不出个一二来,便上手捏了捏对方耳垂,公然吃了两口热乎乎的嫩豆腐。

“你担心什么啊。人家说丑媳妇还得见公婆,更何况哥这么英俊潇洒走在人生巅峰上的人,咱爸妈肯定对我很满意。”

周家父母的确不是不满意。之前两个人确认了关系,周泽楷立马就和家里坦白了。他父母虽说都是知识分子,但并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跟不上世界发展的老学究,家庭氛围从来都很开明,当年他要打游戏也是二话没说表示了支持。这回见他扔了个惊雷下来,也只问他是不是下定了决心。周泽楷说是,周家父母就没再多言,只说让他同人好好过日子,有空了就把人带回来见一见。

当然说不紧张肯定不现实。周泽楷在此之前恋爱经历基本为零,正经对象都没有过,更不要提把人带上门或者跟人上门了。从前还做职业选手的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即便是撞上了新秀墙也能坦然应对。如今过起了家常里短的日子,反倒多出不少踌躇担心的事来,只能说恋爱真是神奇。

有两次方明华旁敲侧击,以一个慈爱的过来人的立场同他聊天,大约是觉察到了他那些不安,只笑说过日子不就是这样。

这个词真是太美妙了。以至于后来每当周泽楷觉着为难的时候,大半都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琐事,他便同自己说这是在过日子。只这样想一想,他就能把心放回肚子里,沉甸甸又暖烘烘的。

 

 

叶修也不用他搭把手,摆了个颇潇洒的动作把东西塞进了后备箱里。停车场里空旷无人,他便凑过来讨了个吻。笑容里的三分玩笑意味在实打实地碰到对方的皮肤时收拾了干净,他悄默默拉一下周泽楷的手,口气里有些无可奈何的责怪,“让你别来。外面多冷啊。”

周泽楷摇摇头。他带了条红色的围巾,把小半张脸裹了进去,称得人更白了些。且一点也不在意形象,穿得鼓囊囊的。他听了叶修的话,把围巾拉下几分,“等你呀。”说出口的话还伴着些热气,白花花一片糊在叶修的眼睛前。

他来的路上一直开着暖气,这会儿车里倒也还算热乎,叶修舒舒服服把自己填进副驾里,看着周泽楷系安全带发动汽车拍档倒车一气呵成,觉得这全套动作实在是赏心悦目,可以立马拍成广告放去番茄台循环播放了。

车上广播里冒出个好听的男人声音,说是XX路发生了两车事故,车辆大量积压,有条件的朋友们可以择道行驶。

周泽楷平稳地转了个弯把车开上大路,微微转头同叶修讲,“绕点路。饿不饿?”

叶修摸摸肚子,说有一点。

“后面有吃的。垫一垫。”

叶修从后座摸了个口袋过来,里面是两包小熊饼干。他拆了一包,先喂了几块给周泽楷,十分满意地看着那人鼓起腮帮子认真运动咀嚼肌。曾有女性粉丝在论坛里放下豪言壮语,说是坐在周泽楷面前她可以一顿多吃三大碗米饭。叶修边往嘴里扔小饼干,边想着那女粉丝倒不算是夸了海口。他原先是有三分饥饿的感觉,现在窝在这暖烘烘的车厢里,余光里还有周泽楷吃小熊饼干吃得津津有味的侧脸,那人像一只勤俭持家的仓鼠,吃东西时专心致志,一点点多余的饼干渣子都不肯漏下来浪费了去。

饥饿感猛涨,叶修突然觉得自己能吃下一整只烧鹅。

“你喜欢这个啊小周大大?童心未泯啊。”

周泽楷不接这话头,专心开车。

外头下着小雨,把世界染成一片温柔的夜色。叶修原本是不太爱雨天的。雨天太麻烦,湿漉漉的,特别是H市漫长的梅雨季,总让人觉得头上也会冒出蘑菇。这一刻却觉得雨天也是好的。细雨蒙蒙的声音盖住了这个世界其余的喧嚣,只剩下在这狭小空间里的两个人。

如果每一个和你在一起的晚上都这么漫长。叶修记起了他从前不知打哪儿听来的歌,他已经记不起其余的段落,只依稀有个印象是有这样一句。他试图把它唱出来,一张嘴却是调子直接跑进了黄浦江里。周泽楷看他一眼,嘴角露出些笑意。叶修便起了些逗弄的心思,压着嗓子又多唱了几句。

“好听吗?”他故意这么问。

周泽楷说“恩”。

 

 

 

周泽楷家原先住的是他父亲单位给分配的一套公寓,住了不少年头,街坊邻里都熟悉到不能更近一步了,出门出路也算方便,更好是那小公寓扎在老城区里,早点摊菜市场什么都不缺。他正式出道之后,拿了不低的年薪,平常没有太多花钱的地方,想来想去,就在离俱乐部很近的地方给他爸妈买了套跃式公寓。周爸爸心疼他,说他赚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没必要买这么好这么大的房子。周泽楷就笑得特别腼腆,说住这里自己回家蹭饭吃也方便。当然原话没这么长。

讲良心话轮回的食堂是很好的,但做父母的总是不放心孩子,特别是听他这么讲了,周家妈妈周末空闲时候就总是给他送东西吃。热菜放不长,她就拿些馄饨饺子,给周泽楷冻在小冰箱里,饿了就拿去食堂煮了开小灶当宵夜。

这些年来,轮回的队友们吃了不少周妈妈的饺子。也在选手群里放过照片深夜报社。叶修是北方人,虽然在南方过了不短时间的日子,面食还是非常喜欢的。曾有一回吃饭时候突然想起了这茬,和周泽楷提了两句。周泽楷就同他讲,“以后来我家吃。”

叶修笑眯眯说好,不忘多提一个要求,“最好是你包的啊。”

周泽楷还拿乔,说自己要考虑看看。

叶修无意间回忆起这桩往事,以此发散顺带着想了诸多有的没的,决计不肯承认其实他还是紧张。来之前叶秋同他打趣,说人生难得几回搏,你可不要临到这要紧关头,突然怂了。

叶修犯了烟瘾,之后吃了两片口香糖打发自己。他大喇喇靠在沙发上,和弟弟耀武扬威。他说我怕什么,小周喜欢我,我是占领高地的。

如今离周泽楷家越来越近,他倒真像是站在高地上,只可惜害了恐高,不太严重那一种。这算得上是新奇体验。叶修想他自己是很少怕过什么事情的。只这一回,他成了个名副其实的小偷,偷了人家的宝贝儿子要去过自在逍遥的大好日子。

“快到了。”

“嗨,不急,你慢点开。”

周泽楷狐疑地扫一眼叶修,不明白这人怎么吃了两块饼干情绪就高涨了起来。他盘算着回家之后给叶修的宵夜,出门之前他妈妈说是会准备,让他接到了人知会一声就行。周泽楷其实不大抱有希望。周家父母都是君子远庖厨的典型,自身水平都非常一般,平常做饭是请了阿姨的,擅长的只有一些简单的面食。

“想什么呢?”

“你的宵夜。”

叶修笑了两声,满足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吃什么都行啊。和咱爸妈说,我不挑食的。”

 

 

叶修为没多久之前自己放下的豪言而悔恨不已。

这会儿他坐在周家饭桌边,面对一盘热乎乎的新鲜出锅的爱心饺子,外加一锅山药排骨汤。季姚坐在他对面,面色慈爱,又带了些小心翼翼,“小叶啊,冷菜就不给你吃了,今天先艰苦一下吃点饺子啊,阿姨明天给你做好吃的。饺子是茴香馅儿的,吃得惯吗?本来还有点玉米的,放的日子太久了,这个新鲜,你就凑合一下吧。”

叶修是北方人,饺子当然是顶吃得惯的。奇奇怪怪的馅儿也尝过不少,但茴香绝不在他的选择列表上。可但这是到了周家门上的头一顿饭,他在心里嚎啕,吃得惯啊,别说是茴香馅儿,给我香菜馅儿辣椒馅儿的我也得吃得惯啊!

他用眼神向周泽楷示意,“这是咱妈给我的考验?”

周泽楷眼观鼻鼻观心,捧着茶杯假装没看见叶修朝他投来的灼灼的视线。

茴香馅儿干,叶修就着排骨汤,在季姚的注视下囫囵把一盆饺子倒进肚子里。去卫生间洗脸时候他狐疑地冲着手掌哈气,怀疑现在的自己打个嗝的味道不会好闻。季姚又找了条被子出来,这会儿正在外头卧室里铺床。周泽楷空着手跟在他妈妈后头,说我来就行了。季姚不理他,整了一个规整的被筒出来。叶修从卫生间出来就迎面对上季姚的笑脸。

“晚上冷,给你们加条被子。我们这儿没暖气,小叶你晚上别睡不惯啊。”她转头又叮嘱周泽楷,“空调别开整夜,早晨起来嗓子又要不舒服了。”

周泽楷拼命点头,要把季姚往屋外送。

“知道。不是小孩。”

季姚嘴一撇,想说什么又生生忍住。主动往外头走。看见自己先生正杵在门口,一副碰巧路过的样子。夫妻两个便很自然地挽了手一道撤退。周泽楷把门带上时候还能听见他妈妈的声音,“孩子害羞呢。”

谁害羞了。他板着脸为自己正名。

一转头,叶修已经滚到了床上。他摊开了四肢把自己当做了一张煎饼,一只手搁在肚子上,使劲揉了揉,安慰自己的心肝脾胃。

周泽楷往他身边一坐,“难吃?”

“有点儿。我不爱吃茴香。没和你说过吧?”

周泽楷摇摇头。

“你这样看着我干嘛?”叶修把人的手拿过来握手里,屋子里打了暖气,热烘烘的,周泽楷手心里出了点汗,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紧张的。“就几个饺子,吃了就吃了。我还能和你妈挑剔不是?”

“一家人。”

周泽楷的意思是一家人,不爱吃就直说,无所谓。能因为不爱吃茴香就把人赶出门嘛。又不是什么奇葩的社会新闻故事。

叶修乐了。

“就是一家人,所以我得赶紧培养一下兴趣爱好,不然口味合不来,做菜的人头多大啊。你们家谁爱吃茴香啊?”

“爸妈都喜欢。”

“你不爱吃?”

“一般。”

“小周,你有没有听过内蒙古那块儿,还是哪儿?我忘记了,叶秋和我说。反正就是有个习俗。说是小夫妻结婚之后,第一次回门,丈母娘就会给女婿煮茴香饺子吃。如果对女婿满意呢,就少煮几个,不是特别满意呢,就多煮几个。你看我这头一回上门来咱妈给我弄了20个,这满意程度大约是多少啊?”

周泽楷凉飕飕瞥他一眼,脸上升起些不自然的红色,衬着昏黄的吊灯灯光,看得人忍不住要心猿意马。叶修撑着吃饱了的肚子直起身体,又凑过去亲了一下。

“我觉得挺满意的。是不是?”

我觉得你脸皮挺厚的。周泽楷用眼神表达了他内心的想法,没闹明白吃个饺子而已,叶修打哪儿给自己加了那么多戏。

 

 

说是第一次上门,其实之前叶修见过周泽楷的父母。那会儿还是夏天时候,季姚到B市来参加活动,周源算家属,跟着一道来了,美其名曰感受首都的繁华精致。实际上刚把行李送进主办方订好的酒店,就马不停蹄地朝周泽楷的学校赶过去。结果不巧,来之前没事先给个信,周泽楷正和叶修在外头像模像样地约会。

父子俩通了电话之后,周源挺平常地说,“那就一起见一见吧。吃个饭。”于是有了第一次非正式的双方会面。

当时叶修和弟弟顺嘴说了这事儿,他原本意思就是知会一声,不回家吃饭去了,没曾想叶秋还火急火燎给他电话,问他用不用自己也过来,作为叶修这头的家里人以表诚意。

叶修觉得挺乐,在和周泽楷交往这件事情上,他是还算得从容的,与把他当成大龄未婚困难青年的家里人形成鲜明对比。但即便抱着再怎样云淡风轻的心态,来男朋友家的第二天就睡到日上三竿总是不好的。早晨叶修在强有力的闹铃下痛苦地爬下床时,内心十分悲痛。

而这悲痛之情在看见洗漱台上挨着放在同一个漱口杯里的两支牙刷时褪了个干净。

饭桌上备了油条生煎和豆浆,季姚问叶修要不要吃稀饭,得到肯定的回答后高兴地帮他盛了一碗。

“爷俩都不爱吃稀饭,总我一个人吃。腐乳要吗?”

叶修说好,季姚要去拿了玫瑰腐乳出来,给叶修挖了两块。想了想记起冰箱里有先前别人送来的酱瓜,说是自家做的,味道特别好,又要拿出来给叶修。眼瞅着桌上的东西为了一碗稀饭越堆越多。周泽楷坐一边安静地啃着油条,不支声。

“叔叔呢?”

“出去锻炼了。都这个点了,他就是糊弄糊弄自己。”

叶修没好意思说他连糊弄都懒得费工夫,闷头还肚子里塞食物。

一顿早饭下来他吃得恨不得摊开肚皮,季姚把两个小的赶去客厅,又拿了水果来,让他们等着吃午饭。

叶修等着季姚走远了才和周泽楷咬耳朵,“我感觉我已经塞不下了。”

周泽楷同情地看他一眼。

“还有两顿。知道你来。还说要加菜。”

叶修畅想了一番几天之后他吹气般膨胀起来的发糕样,心里头分不清是喜是悲。周泽楷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剥了个山楂条塞进他嘴里,助他消化吸收等会儿再战,安慰道,“没事。胖点挺好的。”

 

 

 

值得庆幸的是中午一顿吃得还算简单,饭桌上气氛也不错。周家父母大约是习惯了自己儿子的闷葫芦性格,说话时并不常招呼周泽楷,又或许是怕冷落了叶修,总拣些同他相关的话题。三个人浅谈几句工作上的事情,又发散出去扯点别的。周泽楷负责专心吃菜,时不时发出几个语气词助兴,一顿饭也吃得有滋有味。

下午做饭阿姨提着大包小包过来时候,叶修正陪着周源在下棋喝茶。他水平一般,所幸周源也不擅长。季姚过来添茶时候还不忘揭自己先生的老底,“你下得这么臭还让小叶陪你!不如让孩子们出去逛逛。”

周源难得抓得到人同自己切磋,听了这话只假装是耳旁风,兴致勃勃要和叶修再杀一盘。周泽楷拿了平板坐一边看电影,偶尔探个头过来看两眼,没一会儿又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一转头准能看见他拆了坚果蜜饯之类吃得高兴。

晚上只是家宴,叶修原先就是知道的。季姚说是小生日,懒得费工夫去外头摆酒庆祝。四点多的时候周泽楷的小表弟来了,这人就算齐了。

表弟在附近学校上学,说是期末备考,放下豪言要在学校好好复习,三天假也不回家去。结果话才说完就给季姚打电话,说是吃食堂吃得好苦,要来阿姨家改善伙食吃两口好的。

他见了一副居家打扮的叶修登时眼前一亮,摸了本子出来说要签名。周泽楷见状幽幽说道,“不是来吃饭的。”

表弟跟大型犬一样跑去撒娇,“这可是大神啊!我撞见了还能放过?”

“叛徒。”

“哥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一颗红心都是向着你的!再说叶哥都退役了,和你也不是阶级敌人了。哪儿称得上叛徒啊是不是。”

周泽楷冷漠状,抓了把小核桃慢吞吞吃起来,不理那头小粉丝见着偶像后的热闹场面。

 

 

表弟是青春正年少,还在长身体时候,胃口大得吓人。一盘油面筋塞肉,他一个人就吃了大半。叶修暗自观察他的吞吐量,觉得实在是一个能打三个的战斗力。再瞧瞧小朋友窜得比周泽楷还要高上一截的结实身材,觉得吃得多也是顶好的。

他面前摆了条清蒸的鳜鱼,分量适中滋味甚好,他多吃了两筷子,周源看见了就笑,“还是小叶好,不挑食。”

周泽楷挑起一边眉毛,不说话。

“他小的时候,吃那种油炸的小黄鱼,被鱼刺卡了。小黄鱼你知道的,都是软骨头,一般人哪儿会被卡啊。”周源摇摇头,至今没想明白自己儿子怎么能闹出这么一出,“而且半天下不去,最后只能跑去医院。从此以后让他吃口鱼比登天还要难。”

叶修闻言想笑,照顾被爆了糗事绷着脸专心往碗里捞虾仁的男朋友的心情,之后生生忍住了。他夹了一筷子鱼肚子肉,仔细剔了鱼刺,然后放进周泽楷碗里。

“鱼多好吃啊。赶紧尝一口。”

周泽楷没想到能来这样一出,脸上泛出点红色,闷着头一口把鱼肉吞进肚子里。坐他对面的表弟正抱了碗大快朵颐,就此情状恨不得把脸埋进碗里。

“哥,你们照顾一下我们这些单身汉的心情啊!”

“哪儿来的我们?这里就你是单身汉。”季姚抿着嘴笑,给周源盛了碗汤,又轻声叮嘱道,“小心烫。”以身作则又伤害一下在场唯一的单身汉。

表弟觉得心里苦,化被分为食欲,疯狂地开始了扫盘计划。后来的蛋糕也属他吃得最多。周泽楷大约也是惊叹于他的胃容量,张了张没能说出话,干脆就把剩下的半个蛋糕打包了让人带回学校去。还拿了叶修带来的特产,分了一些一并带着。

表弟收获颇丰,来时空荡荡的背包如今塞得鼓鼓囊囊,手里还提了一袋子。季姚就说让周泽楷把人送回学校去。

周泽楷说行,换了件外套,拿了周源的车钥匙就预备出门了。

叶修跟在他后面,说是一起去,顺道见识一下这不夜城的灯火通明。周家父母听了,交换一个了然的笑容,关照他们注意安全,玩得高兴些。

 

 

表弟很自觉,一咕噜钻进后座。叶修从周泽楷手上拿过钥匙,自告奋勇说要当一回车夫。

“认识路?”周泽楷有点不信任。

“可以导航嘛。你看你吃太饱了现在都犯困了吧,还是我开吧。”

周泽楷就也不勉强,用车载导航设置好了目的地,然后放低了座椅,舒舒服服地当一回乘客。

表弟的学校不算远,车到了门口进不去,两个人原打算一块走进去,表弟提了东西就跑,说你俩赶紧约会去吧,叔叔阿姨都交代了让你们玩得高兴点。于是也没勉强,叶修往前开了个路口掉了头,把电视剧里霸道总裁开着豪车载着Mr. Or Mrs.RIGHT要去看星星看月亮的调子学了个十足,浪荡而又潇洒地问道,“亲爱的,我们去哪儿?”

“你想去哪儿?”

“我?我其实就想回家。”霸道总裁具有诚实的传统美德,“我也吃好饱,现在就想回去在床上躺着。”

“那就回家。明天再出来玩?”

“我答应了咱爸陪他下棋呢。”

“不无聊?”

“不无聊。挺好的。真的。”叶修仔细看着倒车镜,转了个弯,把车开上了往周泽楷家去的路。

 

从此以后也能称为是他的家。

他们有时候在B市,有时候又在S市,两个家都是一样的,有父母长辈,有虽然长大了但过年时候还是想要给红包的晚辈,有暖烘烘的的被窝,有新鲜好吃的三餐饭食,有洗得旧了但仍旧舒服暖和的居家服,还有很多很多。

最好的是还有彼此。

叶修开了电台,音响里传来不知名的温柔的歌。他跟着一道吓哼。余光里看见周泽楷半垂着眼睛,嘴边挂一点笑,大约是在笑他乱七八糟的歌曲再创作。

叶修也跟着笑。

他想这样的日子他还会过很久,过一天是一天,过一年是一年,然后很快的,他们都有了白头发,步子蹒跚,互相搀扶着去街边公园里晨练。

 

这就是一辈子了。

 

 

FIN


评论(2)

热度(293)

©一棹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