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棹春风

自耕地,有事请私信

[叶周]TO BE CONTINUED(下)

《非诚勿扰》番外,也可以单独阅读,(上):

CP17的摊位为:day2G80-81,走场贩的请在评论里说一声,看看要带多少本0.0

最近太忙没时间搞别的了,提前说一声,小周生日快乐~

——————————————————————

下.

前一天晚上两个人折腾到半夜才睡,第二天周泽楷却醒得很早。他张开眼,叶修的脸就在相距咫尺的近处,卧室的窗帘没有拉严,留着一条缝,他背对窗户侧躺着,脸颊上细绒绒的汗毛泛着浅白色的光。周泽楷刚睡醒,呆呆地盯着叶修看了一会儿,忽然想到昨晚上他说的话,叶修变老了吗?从外貌上看答案是YES,但十余年来变化的速度并不是均匀的,时间有时候走得很慢,有时候又忽然加速,令人追之不及。在第八赛季中途叶修退役后的一年半里,殚精竭虑的操劳与昼夜颠倒的生活给他留下了清晰到难以忽视的痕迹,这些痕迹恰恰又是叶修不肯向时间认输的光荣的勋章,足以证明他的某一部分(可以说是最重要的那一部分)从未枯萎,依旧生机勃勃。

“你再看下去,我的脸上可要给你盯出个洞了。”

叶修忽然说话,周泽楷给他吓一跳,下意识地往后撤了点:“……你醒啦。”

“我早就醒了。”叶修反问道:“你大早上的不睡觉,盯着我发什么呆呢?”

周泽楷语塞:“呃……”

“我还等着你偷偷地亲我一下呢,电视剧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等了老半天也没等着,只好我自己来啦。”叶修捧着他的脑袋,在额头上亲了一下,“给哥英俊帅气的脸迷住了?老实点讲,我不会笑话你的。”

周泽楷有样学样,在他的脸颊上轻轻一碰:“对,给你迷住了。”

叶修惊讶:“这两天是怎么了?你嘴上抹了蜂蜜啊,说话这么甜?来来,让我尝一尝。”

周泽楷到底脸皮薄,耳朵有点红,还要为自己分辨:“都是实话呀。”但叶修不等他讲完,就用舌尖擦过周泽楷上下两片嘴唇,趁机滑入半开的缝隙,周泽楷顺从地张开嘴,用牙齿轻轻地咬住入侵物,很快又松开:“还没刷牙……”

叶修贴着他的嘴说话,仿佛能直接将几个字从叶修的嘴里灌进周泽楷的嘴里:“介意吗?”

“不。”

叶修一只手抓住周泽楷的肩膀将他摁住,稍微使了点劲,连带着小半体重也压在他身上,很快周泽楷有点喘不过气,摇晃着脑袋从下边挣脱,控诉道:“你好重。”

叶修用另一只手撑着,减轻了周泽楷的负担,但他还是维持着原样的姿势,将周泽楷困在怀里。叶修从前三十多年一直是单身,有什么需求单靠一双手就能满足。但他现在觉得不够了,欲望难捱又焦躁,犹如大火燎遍全身,不可遏止:“有时真想把你整个儿吞进去。”

http://ww3.sinaimg.cn/mw690/7e96badfgw1eya3t03l96j20c82esdz6.jpg

周泽楷再度睁开眼时,天色已近黄昏,落日从西边照进房间,将雪白的墙染成金色。他睡了整整一个下午,醒来后还是四肢酸涩,不想动弹。叶修体贴地将粥碗端到床上,开玩笑说:“还躺着呀,想要我喂你吗?”

周泽楷红着脸坐起来,接过碗筷,叶修在他腰后垫了个枕头:“还痛吗?”

摇头。

“才做了一次就躺了一天,年轻时就这样,真老了要怎么办呀。”叶修提议道,“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咱们明早一起去跑步吧。”

周泽楷十分赞同:“好。”

“粥的味道怎么样?从前我以为煮粥嘛,多简单的事,放点米,放点水,在电饭煲里煮个三十分钟就行了,刚才临时抱佛脚地查了攻略,才知道煮个粥也有那么多门道——我头一回煮,水放多了点,不够稠,你要饿了就多喝几碗。”

“好。”

“叶秋那家伙老说早上吃清淡一点好,明早我们晨跑前也煮上一锅粥,回来就能吃了,自家做的早餐味道好,也健康。”

“嗯,很好吃。”周泽楷笑着将空碗递给叶修,”再来一碗。“

——TO BE CONTINUED——

至此,《非诚勿扰》就全都结束啦,不过正像最后所标注的一样,不是END,而是TBC,虽然故事已经完结了,生活仍在继续XD

评论(26)

热度(168)

©一棹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