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棹春风

自耕地,有事请私信

[叶周]如梦令(10)

进度堪忧啊_(:з」∠)_

10.

 “什么事?”

周泽楷咬着叶修的手指说话,短短几个低哑的字眼也搅成碎片,隔着门传到房间外边,大约是很能引人遐想的。门外的声音顿了片刻,接着又惶恐地说:“钱、钱长官来了,有要事找您,请您立刻下楼……”

叶修不耐烦地高声说:“真是扫兴。”放开周泽楷,为他整理衣物。周泽楷靠着门边喘了一会,才对外边等候的人说:“我……知道了。”

叶修伏在他耳边低声说:“这么晚了,还能有什么要事?”周泽楷原本半闭着眼,听了这句话,只张开眼睛看着他,并未回话。叶修叹了口气,举起双手投降:“这事和我真没什么干系。”周泽楷不置可否地一笑,拉开门,临别时又回头望了一眼:“此地无银。”

叶修无奈地提醒他:“前天晚上我在做什么,你还不知道吗?”

周泽楷闻言窘迫地垂头,脸上已经红成一片,叶修忍不住大笑,周泽楷就在他的笑声里急急忙忙地走了。

叶修留在房间里,凝神细听外边的声响,这位钱长官专为问罪而来,气势汹汹,阵仗颇大,周泽楷照常闷不吭声,两相一对照,情势似乎正向一边倒去,着实令人忧心。叶修正想不知道这场好戏该如何收场,忽然“砰”的一声枪响,玻璃破碎,众人吵闹,几位女佣惊慌叫嚷,接着又是拳脚来往的风声,片刻后,所有的喧哗都像坠地的重石一样,戛然而止。

周泽楷的声音就在这鸦雀无声的静里不疾不徐地响了起来:“还有事吗?”

叶修光凭声音猜测外边发生了什么,听到这儿不由哑然失笑。没过多久,周泽楷将来客全打发干净,上楼回房间,刚推开门,就猝不及防地被叶修擒住了:“小周长官,方才那下子可真够威风啊?”

他整个人覆上去压住周泽楷,将他的胳膊腿全被摁在被子里头。周泽楷一动也不能动,只能仰面看着他,电灯的光从叶修的背后照下来,他的影子牢实地笼着周泽楷的脸,那双点漆似的眼睛里也透不出一点光来。周泽楷的外套上还带着浓重的火硝味,离得近了更是明显,这让叶修的鼻子有点痒,心脏跳得越发急促。他抓住周泽楷,就像捕获了一头皮毛华美的猎豹一样志得意满,周泽楷茫然无辜的眼神却好似一只误入陷阱的羚羊:“你还待这儿……不走吗?”

他的声音很低,既像逐客的催促,又像挽留的暗示。叶修也跟着放轻声音玩笑说:“周长官,您这刚过了河就想拆桥,日后要传出去,当心落个‘始乱终弃’的恶名。”

双目对望,两个人眼里都带着暖和的笑意,气氛正好。叶修渐渐地凑近,周泽楷也惬意地闭上眼,任他在脸颊上胡乱亲吻。叶修松开手,周泽楷便用重获自由的胳膊缠住他的脖子,反将他拽下来,“以牙还牙”地咬他的鼻子。

两个人这样黏在一起,就像锅里翻滚的糖浆,又烫而软,动作间几乎能牵出绵长不断的丝来。叶修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在这里过夜,这会儿也并不着急,只管慢吞吞地耳鬓厮磨,享受短暂的鱼水相洽的温情,仿佛动作一慢,就能将这安宁的片刻拉长一些,再拉长一些。

后续:

评论(13)

热度(73)

©一棹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