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棹春风

自耕地,有事请私信

[叶周]非诚勿扰(17)

17.

这句话让整个餐厅都安静了下来。

叶修的父亲把筷子往桌上重重一拍,碗中的汤水跟着猛然一荡,跳出几点。叶秋拼命朝叶修使眼色,无奈双胞胎的心灵感应在关键时刻掉了线,叶修诚实地点头,并火上浇油地补充说:“就是这么回事,虽然现在还没追到人,我想还是先提前跟你们打个招呼的好,大家也做个心理准备,省得到时候见面太尴尬。”

叶秋心想这里呆不下去了,得找个脱身的机会,装模作样地摸出手机:“有人找,我去回个电话。”

“这个点都该吃饭了,能有谁找你?”

叶秋对叶修怒目而视,咬牙切齿地说:“孩子妈妈,不行吗?”

他早在四年前就已经结婚,儿子也有三岁了,聪明伶俐,嘴巴又甜,很得爷爷奶奶的欢心。

叶秋暗自庆幸今天妻子带着儿子回娘家去了,不用掺和叶家的修罗场,又忽然记起叶修前几天就问过这件事,那时叶秋还寻思叶修为什么会突然过问他的家事,如今想来,敢情他早有预谋,就是特意挑了时候来向父母坦白的。

这并不是他一时的心血来潮。

叶秋下意识朝哥哥看了一眼,心底却想着,那个周泽楷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上回见面也没能好好聊上两句,唉,失策。

他还在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餐桌旁的情况又起了变化。

叶家父子俩正大眼瞪小眼,忽然一旁传来低泣声,叶秋顿时慌神了:“老妈……你、你别哭呀!”又压低声音,提醒叶修:“看你干的好事!”

“还不是你卖队友吗?”叶修还有闲工夫低声回嘴,表情却有些茫然。谁也没有预料到向来强硬的母亲竟然会使用眼泪攻势。

“是妈妈太失职。”叶妈妈继续抹眼泪,“你不喜欢姑娘,我还催你去和女孩相亲,,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 

叶秋闭上嘴,决定静观其变——这到底是什么展开?

“老妈,也不能这么说,如果小周是个姑娘的话,我……唉。”叶修试图组织语言未果,最后只能简单粗暴地下了结论,“总之,我就是喜欢上这个人了,别的都不重要。”

叶秋低声嘟囔:“真肉麻。”

叶妈妈抢先表态了,另一位家长也不好再说什么。叶爸爸顾不上瞪叶修,连忙抽几张纸递过去:“哭什么呢,让孩子看笑话。”

叶修的出柜风波就这样雷声大雨点小的结束了,不要说叶秋,就连叶修本人也难以置信。下午叶爸爸有事出门,留下母子三人话家常。快过年了,桌上也堆着不少年货零食,叶修殷勤地为母亲剥瓜子:“老妈,您这招真是高……老爸看您一哭,都傻眼了。”

叶妈妈在他脑袋上轻敲了一记:“臭小子,也不肯和我露个底,要不是你老妈我机灵,今天可有你好看。”

叶修立刻知情识趣地拍马屁:“我就知道您思想开明,不像老爸那样老顽固。”

“老爸正憋了一肚子气没处放呢,你可当心点,别去招他。这次有妈的眼泪救火,下回就说不准了。”

叶秋好意提醒,叶修却心不在焉地敷衍了一句:“嗯……”

他低头剥了一会瓜子,突然问:“妈,从前我离家出走的时候,你也像这样掉过眼泪吗?”

叶妈妈怔了片刻:“问这些做什么?”

“哎,也没什么。”

叶修自嘲地短笑一声,又将剥出的瓜子仁递过去。叶妈妈摇头叹气:“那时候你年纪那么小,我们想,你吃多了苦头,就会知道家里的好,肯回来了。没想到你一走就是十多年。”

“你们兄弟性格都倔,和你爸年轻的时候也像,认准了一条路就不肯回头。我们给你在体育总局找清闲的工作,你也不肯干,偏要去做生意,成天加班,睡得晚,起得早,一忙起来就忘了吃饭。这么折腾下去,身体哪能吃得消?”

“夏天你得肺炎住院那会儿,医生说你抽烟太凶,最好能戒烟,我才知道,你从十多岁就开始抽烟了。”叶妈妈回忆起叶修当时虚弱的样子,躺在病床上,发着高烧,嘴唇苍白,颧骨却上泛着不自然的红,声音也低了下去,“现在你年纪也不小了,却还没成家,病倒了也没个人照顾。后来我遇上苏小姐来探望你,还以为你们成一对了,高兴得什么似的,拉着她说长说短,闹了个大笑话……”

叶修举起双手:“现在我已经吸取教训,戒烟戒酒,早睡早起,保证健康生活,长命百岁。妈,你就放心吧。”

叶妈妈无奈地叹了口气,笑了起来:“你啊……”

 

叶修在家里住了一晚,第二天中午,叶秋开车出门,也顺路送哥哥一程。前天刚下过大雪,四处都是一片白,路面湿滑,交通拥堵更胜寻常,叶修看着前边的车队长龙,忍不住叹息:“唉,早知道就坐地铁了。”

叶秋不屑:“这天气地铁就像春运一样热闹,你挤得上去吗。”

叶修百无聊赖,拉开小抽屉东翻西找。叶秋有时会为孩子在车里准备一些零食,叶修刚戒烟那段时间成天犯困,叶秋看他精神不好,每天开车送他上下班,那些零食也全成了他的腹中之物。叶修照例摸出一颗糖果,正要关上抽屉,目光一转,落在同样放在抽屉里的驾照上。

周泽楷最近正准备考驾照,他的公寓离R大不过数百米,他不爱热闹,很少出门,原本并没有什么买车代步的必要,但前段时间荣耀联盟正准备春节后的校园宣传活动,周泽楷作为形象代言人也不得不往总部多跑几趟。

叶修曾听苏沐橙说,联盟有和周泽楷长期合作的打算,周泽楷则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还在考虑当中。从叶修的私心来说,他希望周泽楷能留在B市工作,但这事最终还是要看当事人的意思。

“这样堵下去,到家得快十二点了吧?不如吃个午饭再走。”

“行啊,去哪儿吃?”

“等会,我给小周打个电话。你在家吗?还没吃饭?那咱们在外边吃吧?不,不是我一个人,叶秋也在。行,那小区门口见。”

红灯终于转绿,叶秋发动汽车,吐槽伴着引擎声一同响起:“我可不想做电灯泡。”

“挺自觉哈。”

 “加油把人追到手吧,混账哥哥。”

叶秋一打方向盘,车轮转向,拐进一条小路,小区大门就在前方,叶修摇下车窗玻璃,寒风像利刃一样突入车厢,他用围巾遮住口鼻朝外张望,叶秋转过头,看到那双露在围巾外边的黑眼睛在捕捉一个瘦高的人影之后稍稍张大,接着又眨了一下,眼角浮出几条细细的笑纹。

叶秋不由深刻反省,难道我从前谈恋爱的时候,也是这副有点傻气的模样吗?

评论(17)

热度(182)

©一棹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