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棹春风

自耕地,有事请私信

[叶周]非诚勿扰(15)

终于看到了完结的曙光…… 

15.

 

下午周泽楷匆匆离开,叶修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他的借口,还是真有急事。他继续将剩下的衣物收拾干净,又把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企图让身体上的忙碌占据脑海中胡思乱想的空间,未果。房子里一切都像平日那样摆放整齐,唯独缺了周泽楷的身影,仿佛已臻完成的拼图单单少了一块,让人心痒难耐。叶修做完家务,又打开了电脑,去竞技场打了几场,抬头一看时间,才过去了两个小时。他吐出一口气,放弃似的盖上了笔记本。

接下来的几个钟头格外难捱,他想要找回理性,却难以集中思绪。好不容易等到晚上九点半,周泽楷还没有回来,他和叶修不同,作息规律,很少晚归。叶修忍不住打开手机,打了几个字又删除干净,他想问周泽楷在哪儿,什么时候回来,想想又觉得不甚妥当。他反复改了几遍,过了十多分钟,才将短短三个字的信息发出去。 

“下雪了。”

半晌没有回应。

他叹了口气,也不玩小清新那套了,写道:“外边太冷,早点回来吧。你在哪儿呢?”

依然没有动静。叶修看看时间,不再犹豫,像君莫笑拔出他的武器那样,果断地撑起折叠伞,冲入茫茫雪幕中。

好在周泽楷没有让他等待太久。叶修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儿,只能暂时驻扎在门卫室等人。他才与保安寒暄了两句,就看到了周泽楷的身影,穿着深色的风衣,又高又瘦,就像一节挺拔的竹枝,走近了还能看到他的肩膀上有一层薄雪。他没有戴围巾,脖子的皮肤比脸还更白,毫无遮掩地露在风雪之中,叶修忍不住感同身受地打了个寒战,心底不着边际的感慨道:年轻人就是耐冻啊。

周泽楷也许是喝多了(虽然他本人不肯承认),走得很慢,叶修与他一同在零下十几度的风雪中散步,气温实在太低,就算有恋爱buff多巴胺的加持也无法令他乐在其中。他谨慎地将手放在周泽楷的背后,见他没有躲,于是加重力道,半搂着他加快了脚步。周泽楷踉跄了两步,才跟上叶修的速度。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先开始加速的,他们走得越来越快,到最后几乎在小跑了。两个人喘着气冲进门,叶修把浑身上下的雪拍干净了,还顺手在周泽楷肩膀上也拍了几下。周泽楷总算从梦游一样的恍惚中回过神来,若有所思地看着叶修,审慎的目光就像观察实验动物的科学家。

叶修被他这样看着,全然没有被心上人注视的喜悦,反而有些发毛:“你傻站着干嘛?快去洗澡。”

见周泽楷不动,叶修故技重施,拖着人往浴室走。周泽楷也很配合,没让叶修用多大力气,就站到了浴室的门口。

“衣服。”他低声嘟囔道,又转身去了卧室。叶修听到衣柜响动的声音,心想周泽楷酒量好果然名不虚传,喝了这么多,除了反应稍迟钝外也看不出其他异状。在室外,周泽楷呼吸的酒味都被风吹散了,并不明显,进了室内,叶修才清楚地闻到那气味究竟有多冲。

他刚才搂着周泽楷,外套上也沾了些酒味,他将衣服脱下扔进洗衣机里,回房间换上睡衣。

睡衣是一个月前他在网上买下来的,快递送来时他不在家,周泽楷就代他签收了。两个人住在一起,这样的情况并不鲜见。叶修心情复杂地看着这件普通的棉布睡衣,试图想象以后的生活,和另外一个人——和周泽楷住在一起的生活。 

他们可以分担家务,谁有空了就将家里打扫干净。周泽楷的厨艺普通,饭菜的味道尚能入口。叶修也不介意学着做饭,他学什么都很快,说不定在厨艺方面也别具天分,他们可以像叶秋说的那样,少吃外卖,健康生活,直到长长久久的将来。

周泽楷很快洗完了澡。叶修侧耳细听卧室门外的动静,周泽楷的头发长长了不少,吹干也稍费时些。吹风机的嗡鸣停歇了下来,接着是关灯与关门的响动。他正打算躺下,忽然又听到了新的声音。

叶修打开门,周泽楷并没有如他预想的那样老实睡觉,反倒在客厅里四处翻找什么。

“小周,你在找什么?”

“纸……纸巾。”

周泽楷的声音有些闷,一只手还捂着眼睛:“头发……跑眼睛里去了。”

下午叶修见纸盒空了,顺手就给扔到垃圾箱里去了,也忘了拿一盒新的代替。周泽楷不知道,也看不清楚,仍然不知情况地在原地摸索。叶修从立柜里翻出新纸盒递过去,周泽楷立刻像小孩子一样攥紧了,抽出纸巾用力擦拭。

“哎,你别揉啊。让我看看。”

叶修凑近仔细看,周泽楷的左眼通红,血丝纵横,稍一眨动就有眼泪流出来。

“忍着点,我去拿眼药水。”

叶修扶起周泽楷,让他仰靠在沙发上。脖颈一截雪白的皮肤毫无遮掩地袒露在灯光下,突出的喉结随紧张的吞咽上下滑动,叶修只能尽量视而不见。

他的手腕悬在半空也有段时间了,依旧非常稳定,就像从前握着鼠标时一样。

“另一边也滴吗?”

周泽楷点头。

叶修如法炮制,又嘱咐道:“多眨眼,让眼泪把头发冲出来。”

周泽楷半闭着眼,脸上全是泪痕,叶修随手抽了一张纸递给他,周泽楷接过来擦拭,可是擦了一会,不但没有擦干,反而越来越多了。

叶修等了许久才察觉不对劲。周泽楷睁开眼,泪水从那双张大的眼睛里滚落下来,就像漏水的水枪似的,源源不断,无法停止。

“小周……”

周泽楷闻声茫然地转动眼睛,可是刚一开口,声音就像水中的月影起了涟漪,碎得不成形状,听上去好似呜咽:“我……”

他的肩膀无法控制地颤抖了起来。

“……不知……不知道……”

叶修叹了口气,搂住他的肩膀。周泽楷挣扎着想要脱出他的怀抱,可是叶修用力按住他,像唱着催眠曲似的,低声重复道:“没关系……”

他像抚摩动物的皮毛那样,一遍遍地抚摸着周泽楷的头发,脖子和后背。

“没关系。想哭就哭吧。”

叶修从前觉得,周泽楷比他小了近五岁,还是个年轻人,作为年长者,多照顾他一些也是应该的。但现在情况不同了,他希望每一句关切的问候都能得到对方的回应,他付出感情,但同样也想要索取感情。

他搂着周泽楷,心被切成了两半,一半满足,一半贪婪。

评论(24)

热度(214)

©一棹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