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棹春风

自耕地,有事请私信

[叶周]非诚勿扰(02)


02.


第十赛季,叶修带着一众草根拿下联盟总冠军。轮回输了比赛,全队上下都憋了一股劲,要在下一赛季赢回来,这时候叶修却突然退役了,周泽楷的满腔斗志就像蓄足力的拳头打在了棉花上,心底空落落的。谁知隔了一个月,叶修又在世界杯赛上杀了个漂亮的回马枪,他在联盟几进几出,拿了四个冠军,又以国家队领队的身份两次捧起世界赛冠军的奖杯,对周泽楷来说,他是最强大的对手,也是最可靠的队友,不过这一切都只限于赛场上。叶修不像苏沐橙,很少在公众面前露脸,周泽楷对赛场外的叶修同样知之甚少。


周泽楷第一次见到他,是在第五赛季的夏休期。那时候他去B市开会,叶修的座位与他相邻。会议的主题是商业和竞技的平衡,主席冯宪君一边念稿子,一边频频向这边瞧。周泽楷被主席爱恨交织的复杂眼神看得发毛,叶修大概也注意到了,无奈地朝周泽楷一笑。


叶修的五官没什么特别突出的地方,组合在一起却颇为赏心悦目,捯饬一下也是个帅哥,他和大多数人一样,笑起来更加好看。如果他不那么顽固地拒绝露面,以第一人斗神的知名度,大约也会成为广告商青睐的对象。周泽楷理解冯主席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却又羡慕叶修活得自在。


后来叶修突然退役,改了个名字又杀回联盟。八卦流言满天飞,什么说法都有,周泽楷多少也听到一些,有人说叶修为了打游戏离家出走,也有人说他家里有些背景,所以不敢用真名,也不敢露脸。周泽楷这才明白,叶修的那个无奈的笑容到底是什么意思。


电竞选手毕竟不是活在虚拟的游戏世界里的角色,他们引以为傲的手速会随时间逐渐退化,职业寿命一般不超过十年,在刚出道的年轻人看来,十年的时间足够长,可退役时回过头看,又觉得实在太短,从前看来那么遥远的未来,转眼间就已经到了眼前。


现在叶修又在做什么呢?


    


周泽楷长得帅,对穿着却不怎么上心,以前在联盟里,打比赛和训练的时候穿队服,拍广告、参加活动的时候都听造型师的,现在到了学校,他又入乡随俗地跟着学生们穿起了衬衫牛仔裤。他的身高在南方人里算是出挑的,到了北方之后就泯然众人了。不过,即便是这样,他走在校园小路上依然引人注目,回头率居高不下。周泽楷走路的速度非常快,他的步伐大,两条腿迈步的频率也很高,外套随动作潇洒地飘起来,看上去真有些一枪穿云的神韵。


“小周,小周,等等我!”


周泽楷听到身后的声音及时刹了车,反而是叫他的人收不住脚,差点一头撞在他背上。


“什么事?”


班长好不容易喘匀气:“小周,我们管理学院的篮球队还差一个替补,你个子不矮,以前又做过运动员,他们托我来问一下你的意见。怎么样,有兴趣参加吗?”


“……我不会打。”


职业选手都是靠手吃饭的,把手指看得特别金贵,以前轮回战队给周泽楷的双手投过两千万的保险,像篮球、排球这样容易受伤的运动一概不许碰,他说不会打篮球,并不是谦虚的托词。


班长倒是很乐观:“不用担心,离比赛还有两个星期,我们还有时间训练!要不先来试试?”


周泽楷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点了头。班长松了一口气,在他肩膀上用力拍了一记:“兄弟够义气!我们专业一直性别失衡,阴盛阳衰,要凑齐一只球队真不容易!谢谢你啊!”


周泽楷摇头:“应该的。”


班长使劲点头鼓掌:“说得好!等会儿下课你先别走,篮球队的队长要说一下训练的安排。”


下午的课结束之后,周泽楷照常留在教室里自习。他没有住学校的宿舍,在外边距离不远的地方租了房子,但平时吃饭还是在食堂解决。如果下午的课结束得早,他就留在教室里看看书,或者刷会儿手机,等到饭点再去食堂。


刚才上课时周泽楷有点走神,忍不住伸出手翻来覆去地看。手掌很大,手指很长,骨节均匀,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皮肤很白,上边没有任何疤痕,隐约可以看到淡青色的血管,保养得非常好。他握成拳头,又慢慢地展开手指,掌心里是空的,除了交错的纹路外什么也没有。


今天下午的课是高等数学,也是周泽楷最头痛的一门。他高中的时候就进了轮回训练营,之后学习成绩就每况愈下,好在他也不用参加高考,毕业之后直接去了战队。可是如今隔了十多年再捡起数学,教科书上的各色符号越发难解,看上去就像天书密码。


周泽楷想到一个月之后的考试,隐隐有些头痛。


这时一个身材颇高的男生走进教室,左右看看:“谁是周泽楷?”


周泽楷还没出声,早有同学帮他答应了,大惊小怪地说:“不是吧,周泽楷都不认识?你不打荣耀啊?”


周围人哄笑。周泽楷自觉地走出来,那人上下打量一遭,满意地伸出手来:“认识一下,我是篮球队的队长,叫马懿庭,司马懿的后面两个字,庭院的庭。”


“周泽楷。”


“听说你以前是打游戏的?”


“嗯。”


“周哥是世界冠军!”旁边有人补充道。


马懿庭毫不在意,直奔主题:“篮球打得怎么样?”


周泽楷很诚实地说:“没怎么打过。”


“一点也不会?”


“打得不好。”


“有基础就行。我们打算每天下课后练半个钟头投篮,再打一场练习赛。没问题吧?”


摇头。


“那六点来操场集合吧。”


“好。”


这事就这么说定了,马懿庭一走,还在自习的学生也不装样了,全都凑了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小周,你要去打篮球?”


“什么时候比赛啊?”


周泽楷也只能摇头,他被临时拉去凑数,对别的情况一无所知。篮球队的队员都是同一个学院的学生,大多都认识,只有周泽楷的情况特殊。下午训练时马懿庭特意多说了两句,又向周泽楷介绍了各个队友,最后说:“还有两个月,加油训练,争取打出好成绩!好了,去练习吧!”


周泽楷托起篮球,掂了掂分量。马队长在操场里四处巡视,看周泽楷还在犹豫,主动过来问道:“会投篮吧?”


周泽楷依照记忆里的姿势把篮球扔了出去,结果连篮筐的边也没沾上。


“力道太小了。”


马懿庭摇头,拿起篮球做示范。


“你的姿势挺标准的,出手的时候别犹豫,一犹豫,手腕上就没劲了。”


篮球应声飞进篮筐。周泽楷看着远处的篮球架,心想如果是打游戏里,一枪穿云就能用押抢把篮球一路送进去了。可是现在他的手里并没有鼠标和键盘。 


马懿庭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别急,慢慢练习,找手感。”


周泽楷点头,弯腰拾起篮球,投了出去,依然没中。他重复着机械的动作,就像操作角色做基础练习时一样。专注地看着眼前的目标,把篮球框当做双枪所指的靶心。


技术训练结束后,他们又分成两队打了场练习赛,赛后班长代表全班同学(主要是女生)来慰问他:“小周,打得怎么样?……打不好也没关系,多练练就好了。”


周泽楷坐在篮球场边上大口喘气,也没功夫回答他。他把毛衣脱了,只穿着一件被汗浸透的衬衫,还是热得浑身都在冒白烟。他仰头看着天空,太阳早落山了,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满天星光闪烁。


很累,但也很畅快。


评论(24)

热度(251)

©一棹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